首页|学院概况|党群工作|师资队伍|科学研究|学科建设|研究生教育|本科教育|实践中心|学生工作
文章内容页
当前位置: 首页>>下载专区>>其他资料>>正文
龚尚福教授“峥嵘岁月”主题征文赏析
2015-11-17 09:10  

 

忆魏泽国老师二三事

计算机学院 龚尚福

三十二年前。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深秋,就像进入了江南的梅雨季节,老天把雨量都集中到了陕西,雨,淅淅沥沥地已经下了近半个月,煤城铜川笼罩在一片阴沉的雾霾中,大街小巷道路泥泞,黑色的煤泥水肆意流淌。

我和魏泽国老师来铜川矿务局调试王石凹煤矿立井提升机的电控系统已经十多天了,还有铜川矿务局煤研所的师傅们协助,我们每天井上井下往返,工作在紧张繁忙中进行着。可能是我不适应阴雨连绵的天气,或许是每天在井下停留的时间太长,也可能是过劳的原因,一连咳嗽了几天以至于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魏老师又一次关切地让我到矿医务所看一看,我推辞不过就去了煤矿医务所,这一看就有事了,医生说可能是肺结核,抑或是肺炎,不然至少也是气管炎,总之动员我赶快到矿务局总医院去透视查体,以确定胸腔中哪个与呼吸有关的器官出了什么毛病。

工作仍在继续,时间又很紧迫,而且王石凹距离铜川市有不近的距离。当我犹豫纠结的时候,魏老师说马上收拾一下我陪你去。我心里一热鼻子发酸,瞬间在远离家乡时有父爱般的感觉,真真体会到人在异乡尤其生病时受到关爱的体验。

我和魏老师乘矿区通勤车来到了铜川市区下了车,天还在下雨,街上行人很少,在去往矿务局总医院的路途中,我和魏老师在雨中逶迤行走。满街的煤泥水溅的衣裤到处都是黑泥点,不久裤腿依然精湿了。在我弯下腰挽裤腿的时候,无意中看到魏老师穿的黑色皮鞋前面开了线,泥水早已灌满了鞋袜,每走一步皮鞋一张一合,发出“噗嗤,噗嗤”的声响,活像黄河里的鲶鱼扁平的嘴,吸水吐水的样子。当时看着很滑稽,我还取笑魏老师,给他讲我在宁夏黄河里抓鲶鱼的故事。那时人们生活条件都很艰苦,魏老师嫣然一笑幽默诙谐地说,屋漏偏遇连阴雨,船破碰上顶头风,天晴了补一补还能穿,这不是个事,两人一笑了之,我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

在矿务局总医院经过透视确定是支气管严重感染,肺部一侧有重度阴影。结果就住院医治十余天。在这个期间魏老师白天在矿上忙碌,晚上赶来在医院陪我。打水端饭的背影我始终没有忘却,因此我和魏老师结下了很深的缘分,这不仅仅是师生情,而是超越了师生感情的缘分。

魏泽国老师在运动系统尤其是矿井提升机自动控制领域有很深的理论造诣和丰富的实践经验,当时他研究的可控硅串激调速理论与技术已在全国出名,其成果的工业性实验就在铜川矿务局王石凹煤矿进行,乃至投入正式运行。我当时也已入职为教师,多次和魏老师共事,正是他的矢志不渝、业精于勤淳朴踏实的精神影响并感染了我,也是我走上教师事业并持之以恒的直接原因。

魏泽国老师是文革后高校提升的第一批教授,当时人数很少,条件很高。我成为教师后有幸与魏老师工作在同一个教研室—机电系自控教研室。当时我听同行们说,其实学校里大家都知道,在文革中狂热的人们整天都在忙碌着造反闹革命,上街游行,很多教职工也不例外;魏老师好像是因为家庭出身牵连而不被造反派们接纳,故冷落在家中无所事事,天性爱读书研究的个性使然,就在家里钻研其专业理论与技术,通过多次研究试验积累了丰富成果,逐步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那时大家都住在筒子楼,家里住房面积不大,到夏天气温酷热时,魏老师就在公共水房里搬把椅子坐在小凳子俯椅写作,冐着酷暑和蚊叮虫咬,扇着大蒲扇,洗着凉水澡,硬是完成了一部在国内外自动控制领域著名的《自动控制原理》著作。后来大家都称赞我的字写得好,其实告诉大家,那时我给魏老师的著作刻写钢板文稿,绘制特性曲线图纸,印刷蜡纸讲义无数回,那真是是磨练出来的水平。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我和魏泽国老师、李世文老师等,承担了四川重庆市南桐矿务局的设备节能研究项目,魏老师任项目组长,仍然是工作紧张,仅调查研究与撰写报告就历时大半年,先后往返十余次,有机电专业十多位教师参加。条件艰苦工作辛苦这些事就按下不表。重庆地区毛竹林立盛产竹笋,竹笋入菜烹饪味道鲜美,市场上到处有新鲜竹笋贩卖。工作之余我鼓动魏老师和大家购买一些新鲜竹笋带回家给家人共享。于是大家就蜂拥购买若干带回宿舍,但没有一人懂得竹笋的习性,放了三天就开始变黄发粘,招待所职工告诉我们如短期带回就泡在凉水中,或放在室外晾干;但天公不作美,阴雨连绵,尽管大家每天下班后就首先到屋顶翻凉自己的竹笋,但眼睁睁的看着竹笋一天天变黄、变霉直至烂掉。花钱多少不说,光翻凉的功夫就花了不少,在此过程中魏老师最勤奋也无济于事,最后都可惜地扔掉了。当时魏老师幽默地说,家人没有口福,不是我们没技术,这是老天爷的意思。

魏老师不但学术科研造诣高,而且群众基础特别好,诙谐幽默。那时机电专业是一家,称作机电系。系里的教师们都很团结,氛围和谐。平时共同钻研业务,也经常召开联欢会,总是其乐融融。魏老师乐意关心每一位教师,所以大家总是和他开玩笑也不避讳。记得有一次全系召开联欢会时,魏老师首先作了一首打油诗揶揄某一位大龄老师的趣事,多少年过去了我至今仍记忆犹新,诗曰:“矿院一枝花,年年都十八。蝴蝶千千万,就是不采他。”大家心知肚明善意大笑后,立即遭到那位老师作诗反击,那位老师的打油诗是这么说的:“矿院一标兵,粗粮吃的凶,半月不吃油,干活赛黄牛”。有人问我为什么能够记得牢,那是因为我深深感觉到这首打油诗真真表述了魏老师简朴敦厚、平易近人、勤奋进取、吃苦耐劳的光辉本色,这也是对魏老师的真实写照。

天不假年,严重的心脏病和肾病带走了我们敬爱的魏泽国老师。不敢细算,倏忽魏泽国老师已经离开我们十六年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早已成立了家庭,为人夫人父现在都有了孙子。尤其是在魏老师英年早逝后,每每联想和魏老师在一起教学科研的时光,想起魏老师的简朴和蔼,想起魏老师追求事业的刻苦勤奋,想起魏老师的执着和坚忍不拔的毅力,尤其想起在魏老师家里刻印讲义,绘制插图,挥汗工作的情景,还清楚记得一次连续工作七八个小时后,才感觉到饥肠辘辘,魏老师说,你先继续干,我来和面擀面我们吃面条。我看着魏老师熟练地做饭背影,热泪盈眶而更加加快了工作的速度,就是希望为他多一份责任分担,希望他能够有休息的时间。

故人长已矣,音容宛在,不胜怀念。壮志未酬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巾。因校史征文,念先辈事迹,然百感交集,情难自己,故征得魏夫人默许而捉笔撰文,就有了这篇言不达意情不尽展的拙文。只语片言不能回忆你的全部,词穷才尽书写不完对你的眷恋。然出于一片赤子之心,借回忆故人事迹以激励无数后来者,与时俱进开创未来乃本人心愿。也顺借此文谨祝母校继往开来再铸辉煌。拙文如能刊出,也算了却我经久藏匿心中的一个夙愿。

作者:龚尚福

单位:计算机学院

联系方式:13991940287

上一页 [1 2 3]
关闭窗口
西安科技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    电话:029—83858048